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履带式升降车 >

履带式升降车

徐守盛:湖南人不甘心落后 科技创新争第一

发表时间:2021-07-17

  核心提示:2008年,中国首台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就诞生于湘江之畔的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但是国家超算中心却屡屡与湖南无缘,直到2010年的11月,超算中心才落户湖南,并且直到了2014年正式运营。

  核心提示:2008年,中国首台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就诞生于湘江之畔的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但是国家超算中心却屡屡与湖南无缘,直到2010年的11月,超算中心才落户湖南,并且直到了2014年正式运营。

  解说:2015年7月3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以行政命令授权建立“国家战略计算项目”,目的是夺回美国在超级计算机领域落后于中国的霸主地位。根据2015年发布的超级计算机世界500强的最新排行榜显示,落户于中国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的“天河二号”继续领跑,使得中国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4年间第四次问鼎全球超算之巅。然而相比于广州,长沙与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的结缘更早。2008年,中国首台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就诞生于湘江之畔的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但是国家超算中心却屡屡与湖南无缘,直到2010年的11月,超算中心才落户湖南,并且直到了2014年正式运营。

  徐守盛:天津的“天河一号”就是在我们湖南制造起来的,但是呢使用呢到了天津。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没有达到天津那个水平。湖南是一个内陆省份,既不靠海又不靠边,再加之,当时呢以交通为带头的包括通讯还比较落后,因此那个时候呢我们也想争取,但是争取的比较优势不如人家。本来那个在广州的那一次就是在湖南,但是呢我们就考虑到因为湖南的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而言要比广州还要迟缓一些。

  徐守盛:时机还不到,还有我的实力也不及,因此呢,后来我们这个国防科大,书记和校长专门来找我,向我说明情况。然后我主动地跟他们讲,你们不要有思想包袱,只要你们能把计算机应用到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的发展,我都高兴。你不要考虑到说你不放在长沙,是不是我湖南的省委书记就有想法,我说我没有想法,我们人四海为家,那广东发展了,那我湖南照样可以去利用它。

  吴小莉:听说天河一号到了湖南长沙中心之后,在2013年的9月到2014年的6月停摆了一年。为什么?

  徐守盛:就是因为我们的这个体制没捋顺,因为当时我们建设这个计算机中心的时候,我们利用的土地是湖南大学的,但是由于在建设的过程当中原来的预算没有打足,因此在建设的时候呢资金的缺口又比较大了。事实来说呢,计算机中心要从我们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的这个阶段性来说呢,它是不饱和的,是吃不饱的,别的地方呢是由政府来进行买单,由政府来进行统一管理的,那么有些地方的政府能买单买得起,我这个地方的政府要买这个单呢,阶段性的难度还比较大,这我实事求是跟你讲。后来这个,作为湖南大学来说,那你必须要建设,要全部建成了以后才能交给我们,后来我们就打足预算,全部把它建好。但是建好了以后,究竟由谁来管,那我建设好的单位,人们也有想法,就意味着你教学,你还仅仅是在教育的这一块儿。为何我的科技厅,为何我的发改委,为何我省里面的综合部门不可以来牵头抓总管这个计算机的中心?当时有这方面的一些争论,后来我们反复地研究、调查,以及和建好了的计算中心做比较,后来我们做出这个选择,给湖南大学,由它来进行管理。

  徐守盛:应该这么说,作为我们湖南大学来说,它是属于国家这个教育部的211工程,它在计算机的管理和使用方面没有问题,现在需要的除了它自身去开拓市场以外,还需要政府来共同帮助,因为你有许多事,它是要政府来进行引导的。因此我们现在也不是说撒手不管,就是他们有困难有问题,随时随地向我们报告,我们来协调解决。

  解说:超级计算机的诞生离不开“创新”二字,正如生于湖南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所说,如果硬要说科研成功有什么秘诀的话,那就是“不迷信权威、不迷信书本、敢于质疑”的创新思维。2014年,袁隆平以技术和品牌入股,在长株潭地区组建公司并成功上市,掀起了湖南的新一轮创新潮。在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不少传统重工企业开始加强与科研院所的合作。2015年,创新示范区创造了湖南全省超过70%的科研成果和超过60%的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被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评价为“自主创新的长株潭现象”。

  吴小莉:万钢,科技部部长万钢他特别提到了在科技创新、自主创新的长株潭现象,为什么长株潭会创造这样的现象?

  徐守盛:我认为这主要还是要从我们湖南人的文化讲起,湖南人做每一件事情都是不甘心落后的,都是要想争第一的。首先从解决温饱问题的袁隆平先生说起,他2014年的杂交水稻已经亩产突破了1000公斤,世界上第一,而我们这个技术也在输出。另外,株洲的这个高铁,这也是科技的创新,74%的,接近80%都是自主知识产权,都是靠自己在创新当中创造出来的。再说我们的3D打印,再说我的新材料,再说我们的环保这方面的,应该说这些领域都是走在全国的前列乃至于在世界同行业当中还处于在第一方阵。

  解说:长株潭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依托于原有的长沙市、株洲市、湘潭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其中长沙高新区是全球重要的工程机械生产基地。在长沙采访期间,我们跟随徐守盛来到了位于邵阳市的三一重工生产基地。2012年,三一重工总部“放弃长沙、迁址北京”的举动一度引发热议。2013年初,湖南省政府首度对三一重工搬迁事件做出正式回应,时任湖南省省长的徐守盛提出,“将千方百计地扶持以三一重工带头的股份合作制经济的发展。”其中,湖南省政府在行政审批制度上的简政放权也成为了对企业扶持的亮点。

  吴小莉:您上次曾经说过一次,说是要千方百计地支持,咱们那个三一重工为首的这样的实体经济,当时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徐守盛:我们为企业来提供服务,因为企业是创造社会财富、带动就业、增加我们地方税收,我们站得高一点来看,因为三一重工,它还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作为我们一个中国人,过去我们的相当一部分的工业机械,它都是依赖进口,现在我们不仅是自己能生产了,现在已经走到欧洲、非洲,可以说世界各地都已经有了我三一重工的分工厂,因此作为地方政府和地方的相关部门,支持三一的发展,就是天经地义的。

  吴小莉:简政放权的过程中等于这个新区的管委会它本身的权力就很大,它是直接向您汇报,向省委省政府汇报吗?

  徐守盛:对,它是直接向省委省政府汇报。长沙市是为它做服务工作,它和它一定意义上来说是平起平坐的,它既有政府这一只手,但是这一只手它基本上是以从顶层设计的规划为主体的,它要解决一个行政区划的重叠问题,而主要的是依靠市场这一只手来进行运作。而且在市场这一只手的运作方面,我就要切断我的省市现在最大的一些行政审批。要在它的体制机制的创新上,要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徐守盛:我们湖南不应该落后,而应该要抓住于这个机遇来补我的这个短板//“霸得蛮”,不达目的绝不罢休。